牟田口廉也是个什么样的人 牟田口廉也是真的蠢 还是装的

  牟田口其人其事,以及其处事原则,其实正是日本帝国陆军精英集团的一个缩影。

  牟田口绝不是像后来人口中所说的那样“傻瓜”,实际上他是个很聪明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精英,脑子活泛得很。

blob.png

  首先,他是一个考霸。

  当时日本的教育体系十分军事化,而且崇尚正途——从陆军幼年学校到陆军士官学校再到陆军大学,这是当时一个高级军官所必经的学习经历,绝大多数未来的将军都是这么走过来的,虽然牟田口廉也没有读过陆幼,但是一路都是考入了陆士和陆大,而当时的陆大每年只招收几十个人,可以被称作陆军内部的“进士官”——能够在人才济济的陆军当中脱颖而出,他的智力是毋庸置疑的。

  经过多年的迁转选择,陆大生们逐步就成为了陆军内部的“标准清流”,从大正时代开始,没有从陆大毕业还能当上将军的可谓是寥寥无几了,而由于当时日本陆海军凌驾于政府之上的强势地位,这些陆军进士们也就成为了帝国真正的精英人士。

  当时他们的标准流程是这样的,陆大毕业——在参谋本部当勤务,或者去部队当军官——去外国使馆驻在镀金——然后进参谋本部任职——再度外放当高级军官熬资历、或者当陆军省官僚——最后升任将军

  比如东条英机,在毕业之后先后去了瑞士和德国,石原莞尔山下奉文去过德国,本间雅晴去过英国等等等等,牟田口本人也在法国干过几个月。

  然而,虽说是进士们的共同之路,但是纵观中国历史,我们也可以看到,进士和进士们的出路的不一样的,有些能当阁臣有些只能以知府致仕,而在日本帝国陆军当中也是如此,“进士出身”能够保你以将军头衔退役,但是到底是大将还是少将、到底是位高权重还是默默无闻,就要靠造化了,其中充满了惊涛骇浪般的内部斗争。

  这些陆军进士官的前途,在上面所说的回参谋本部一关上就分了高下,当时参谋本部之内,最好的就是一部的作战课,下辖作战班和动员班两个部门,这两个部门十分要害,能进去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前途不可限量,而接下来的是总务课,剩下的就只是打杂部门了。

  十分遗憾,也许是被上司认为不够精英,也许是靠山不够(东条英机是将门出身,山下奉文是皇道派大佬永山元彦将军的女婿),反正牟田口廉也就只去了参谋本部内的船舶课,一个标准的闲杂人等,出来之后就成为了帝国普通军官的一员。

  【当时日本陆军内部,原本的藩阀斗争已经转而变成了(或者说扩大化了)成为派系斗争,大家以利益而不是以藩为基础来结成党派进行内斗,比如统制派的领头大佬东条英机、小矶国昭等人,都不是长州或者萨摩出身,东条英机祖上是陆奥人,小矶国昭祖上也是东北地方的山形县。

  正因为如此,陆军内部的派系反而变得更加繁杂,斗争十分激烈,有时候都让人难以梳理脉络】

blob.png

  世界上最焦虑的一群人是什么人?就是那些从小就被认为是精英但是却又不够精英、自认为没有足够成就的人。

  牟田口廉也从小就自认精英,一路上走的也是精英道路,可是当进入陆大然后毕业之后,他的路和其他“进士”们相比,就未免有些过于平凡了。

  石原莞尔这种异数很吓人,他是陆大30期毕业,比牟田口这种29期的升迁还快,1934年就成为了大佐,并且在1935年成为了陆军参谋本部作战课长,他是陆军内部的耀眼明星——要知道牟田口直到1936年也才只是大佐,而且一直都没有担当过很高的官位。

  好吧,石原莞尔因为有九一八大功,所以升迁很快也十分正常,可是就算和同期陆大毕业生相比,牟田口也还是显得过于平凡了——同期的町尻量基,1932年晋升大佐,36年出任陆军军务局军事课长(也是一个十分要害的职位);木下敏,1936年就成了将军;而那一期的佼佼者后宫淳,在1934年就升为了将军,甚至在第二年就成为陆军省人事局局长,1936年正式当上了军务局长(这是当时日本帝国陆军内部除了参谋总长、次长和参谋总部第一部部长之外,陆军最为显赫的职位了)

  眼看着同期们一个个平步青云,牟田口内心里想的是什么?

  和很多人一样,他想的就是自己也要搞出大新闻,然后借此立功来谋求青云直上。

  当时他正好在华北驻屯军任职,而对他来说最方便搞大新闻的地方也就是这里,他没有经过什么犹豫就主动和中国军队挑衅,并且最终酿成了卢沟桥事变。

  为了一己私利,他主动挑起事端,并且利用自己的部下作为赌注,最终引发了一场难以收场的战争。

  但是,他蠢吗?他不是愚蠢,反而是精明过头了,是彻头彻尾的自私自利,狠毒无耻,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往往就是这种人能够活得最好,然后以善终离世。

  正因为有太多的牟田口廉也,日本帝国才会最终走向了和ABCD包围网同时宣战的可怕窘境,并且一手缔造了自己的灭亡,也缔造了日本帝国陆军的灭亡,正所谓玩火自焚。

  在战端爆发之后,牟田口如愿以偿,快速立功,并且在1938年正式成为了将军,并且在1943年成为了驻缅甸的15军司令官。

  如今牟田口为人们所熟知,正是因为他罔故一切不利因素,强行发动英帕尔战役,葬送了日本十几万军人的生命。

  他不知道条件不利吗?他不知道会造成可怕的伤亡吗?不,他完全知道,正因为知道这些困难,他更加知道,如果他冒险并且打赢了的话,克服这些困难会给自己带来多少的声望和奖励。

  我们指责他蠢,反而是在低估他的罪恶,和以他为代表的一种思想的可怕程度。

  某种程度上,牟田口的做法只是将这些日本帝国精英丧失人性只为一己私利的极点而已,其他一些人(比如在瓜达尔卡纳尔之战里面同样葬送了大量日本官兵的辻政信)在道德和智商上并不比他更好一些,只是没有条件拿十几万人的生命来挥霍而已。

blob.png

  按照知乎时髦的话来说,这种人就是这样——不蠢,然而坏得可怕。

  所以,我们更加能够看到,全面战争的影响之可怕——十几万几十万人的本国人的生命,在某些人眼里也只是博取功勋的赌注而已。

  也许这种蠢事,人们以后还会犯下许多,但愿那时候上阵的士兵们能够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死吧。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